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组织 > 正文

培育和发展社会组织,服务社会治理创新

来源:立责社工| 2021-03-04 15:33:00

培育和发展社会组织,服务社会治理创新

——我市社会组织参与基层社会治理路径探析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面对日益复杂的社会现状,社会治理更需要多元化,加快培育和发展社会组织,积极推动社会组织参与基层治理至关重要。当前,扬州社会组织发展现状如何?面临哪些问题?下一步该如何发展?对此,笔者通过与社会组织交流访谈,走访相关部门,以及实地考察等方式进行了解和调研。

一、我市社会组织发展现状

近年来,我市积极推进社会组织孵化建设,加大对社会组织的扶持力度,以加强基层社会治理和公共服务为目标,积极探索建立以社区为平台、社会组织为载体、社会工作专业入才为支撑的三社联动社会组织参与基层治理机制,逐步构建起政府与社会之间互联、互动、互补的社会治理新格局。截至2020年第二季度,全市共有5871家社会组织,其中社会团体2752家,民办非企业单位3098家,基金会21家。社会组织主要集中为行业协会、异地商会、学会(研究会)、校友会、公益慈善类、农村专业经济和社区社会组织。从业人员约29万人。全市社会组织在服务群众、基层党建、承接政府公共服务职能、化解社会矛盾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1、社会组织孵化建设:近年来,我市先后建立市级社会组织培育中心、区县级社会组织培育中心等社会组织孵化机构,并投入使用,同时公开招募第三方社会组织进行营运管理。如市级培育中心由扬大专家教授成立的社工机构扬帆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承接营运,广陵区社会组织培育中心由富有经验的恩派营运,县级的如宝应县社会组织培育中心由宝应县立责社工服务社营运等,形成了市区(县)的二级培育状态,但是由于各级行政的关系,未能形成有效的联动。

2、政府购买服务:近年来,扬州市连续开展公益创投及政府购买服务。公益创投已经开展八期,同时,各区县也连续开展公益创投活动,如由宝应县民政局主办的公益创投已经开展六期,由宝应县妇联举办妇女儿童公益创投已经举办了二期,由宝应县委组织部举办的红色创投已经举办了二期。公益创投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支持社会组织发展的作用,但是由于公益创投资金量普遍较低(单个项目1-5万元),且不能设置人员经费。各级政府还没有形成针对社会组织的政府购买服务的有效体系,2020年扬州市出台了《关于在市域治理领域支持和规范社会组织承接政府购买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各级政府部门还在研究商讨中,因此目前的政府购现状对于社会组织整体发展来说还是远远不能满足。

3、社会组织类型及状态:目前扬州社会组织的服务类型相对单一。以志愿服务组织居多,同时志愿服务组织的多以综合性为主,大部分组织以助老、助学、助残等以爱心奉献为主要服务目标,在社区服务、基层治理、环保、教育等方面参与不足;基金会多以政府职能类的,民间基金会多以运作型为主,缺少支持型的基金会。目前专业的社会工作机构发展缓慢,虽然有类似扬帆等社会工作机构,但是整体发展不足,县域发展更为落后,很多虽然注册了社会工作机构的名称,但是实际服务和专业性还未能体现社会工作专业的一面。

4、社区社会组织发展不足:目前我市社会组织发展中,活跃的社会组织多是以区县级以上的注册形式,社区社会组织虽然在一些政策的条件下,注册了很多,但是活跃度不够,多数为行政下僵尸组织。能够活跃的也是以歌舞、书画、棋艺等兴趣类的组织,能够参与社区治理的组织更为少见。同时公益创投、政府购买服务等也未延申到社区社会组织当中,也未有专门针对社区社会组织的支持性的微创投相关的政策和服务。

二、基层需求分析

通过调查了解到,居民的需求已经发生了根本的改变。首先从经济层面看,社区居民的需求已经从以往的物质需求,上升为更多的精神需求。用居民的说话:现在已经没有吃不饱饭,上不起学的情况了,国家的兜底政策已经做的很好,居民基本可以安居乐业,且已经全面奔小康。从社区治理层面来看,居民的需求已经不再单纯的满足于简单的歌舞、棋牌类活动,更多是对维护共同利益的组织(比如,业主委员会)感兴趣。他们希望获得更多的公民权利,如对自己物业区域的选举权和知情权等。

另外,不同年龄层的居民还具由更多个性化的需求。例如30岁以下的居民最希望建立的是社区便民服务组织 (如:小件急修、各类咨询、社区学校等)和追求共同兴趣的组织(例如:阅读、亲子教育、体育运动等),此外无偿服务于社区建设的组织(如:志愿者、绿化队、巡逻队等)以及帮助社区内的弱势群体的组织也是他们希望成立的组织类型。但对于其它年龄段的居民而言,普遍希望建立的是维护共同利益的组织(例如:业主委员会)和互帮互助的邻里组织。此外,45岁以下的居民相对45岁以上的居民更关注社区建设和社区便民服务。60岁以上的居民,更希望多一些兴趣指导类的社会组织,他们不仅仅希望自己是被服务者,更希望自己是服务的参与者。

住宅在城市社区内商品房小区的居民,除了希望成立维权组织(如业委会)之外,更希望的是能够多一些能够让居民邻里之间互动交流的组织或活动的出现。因为城市社区商品房小区的格局,打破了以往农村开放式的邻里关系,现如今的邻里关系出现冷漠梳理的状态,同在一栋楼下,对门可能不知道姓名的大有人在。邻里沟通和互动成为一种奢望。因此,更多城市居民希望能够有促进邻里关系的组织和活动出现,可以打破邻里坚冰,实现邻里和谐。

三、我市社会组织发展面临的障碍分析

正如前文描述的,目前我市对于社会组织的政府购买层面主要是以公益创投的形式为主,其他形式为辅。但是由于购买的单个资金量较少,且都是一年期的购买形式。因此,对于社会组织在发展过程的需求而言,远远不能满足。因此,就目前来看,我们市社会组织的发展的主要障碍依然是资金问题。

另外,由于社会组织是以志愿组织居多,各类社会组织中专业人员缺乏,社会资源不足。因此除资金问题之外,在活动场地、专业人才、管理能力等方面也十分缺乏。这些方面制约了我市草根社会组织的发展,以及专业性的提升。虽然今年我市7月份刚刚出台了《关于在市域治理领域支持和规范社会组织承接政府购买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但是这也仅仅在准备阶段,还未真正发挥效果,且能否发挥效果和发挥多大的效果,对社会组织资金、场地、人才能方面的促进作用还有待检验。

四、政策建议

在社会组织培育和发展的过程中,政府需要通过承担宏观引导、政策制定、监督协调、资源调控等职能,发挥、引导、监督和扶持的作用。

1、加强政府职能转移和服务购买

社会组织的发展首先是资金。而这个资金是需要可支配性(非限定性)的资金。即在政府进行公益创投和购买服务的时候,能允许社会组织进行人员经费的预算。前文所说,目前的公益创投和政府服务除了单个资金量小之外,有一个让社会组织很痛的条件就是不允许设置人员经费。社会组织发展除了钱之外,就是人才。因此要推动社会组织专业化的发展,首先要解决社会组织专职人员的问题,只有专职才可能专业。政府在加大购买服务时,能够适当的允许社会组织进行人员经费、行政经费等的预算。如南京市的公益创投允许设计不超过项目总工金额60%的人员经费+行政经费的预算。这样在资金充足的情况下,就能保证社会组织可以专心的做好政府购买服务。

2、专业社会工作和志愿服务组织共同发展

目前我市的主要状态是志愿服务发展尚可,专业社会工作发展不足的状态。因此在对于社会组织培育和发展的时候,需要对这两类社会组织同步发展。志愿服务组织需要引导其规范化,以及促进其服务常态化,在完成规范化、常态化的基础上,慢慢培育和引导其在志愿者服务领域的专业化。此类方面,可以利用扬州市志愿学院的资源优势,开展多角度的志愿服务组织和成员的培训工作。总结经验,并向全市区县进行推广,建立健全和完整志愿者培训体系和激励体系,让志愿服务在城市文明进程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我市的社会工作机构,普通发展不足。目前仅有为数不多的如扬州扬帆、珍艾社工、宝应立责社工等专业社会工作机构。发展还比较缓慢。建议能否与扬大社会工作学院建立专业联系。一方面给与学院社会工作学生建立多渠道的本土实习基地,另一方面也能够让社工机构有接触专业社工人才的机会。同时推动各部门、单位的社会工作的购买,如公检法的司法社会工作、卫健医院系统的医务社会工作,教育系统学校社会工作等方面的购买服务。让社会工作服务机构能够接触到更多的项目购买,发挥专业价值。

3、加强社会组织在基层治理层面的引导

十八大以来,国家政府在基层治理层面出台了相对较多的政策。特别社会组织参与基层治理的三社联动的政策要求。无不希望引导社会组织多多参与社区治理。因此,在此方面能够给与基层社区放开服务购买的权限,进行社区服务职能转移,吸引更多社会组织介入到基层治理服务中去,为推动基层社会和谐稳定,民众安居乐业发挥重要的作用。

(编辑:侯程方 )

分享到:
版权申明

凡本网注明“XXX(非公益之声)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特别关注

社会组织推荐